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亚豪娱乐平台网址 -> 历史军事 -> 大明文魁

亚豪娱乐北京赛车全能王:正文 九百一十七章 河堤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四月。顶点小说 X23US.COM更新最快

    归德府连续下了好几场暴雨。

    大雨如注。

    黄河已是提前进入了汛期。

    归德府沿河在三月时,已是开始修堤固堤,但因暴雨突来,不得不停止施工,耽误了修堤的进度。

    今日河道总督李子华来至考城,这考城县乃是睢州下辖县。身为睢州知州的马光,心底七上八下,与考城县县令一并出迎,陪同视察。

    李子华坐在棚里,命手下河工去大堤上巡视查堤。

    其间马光数度要与李子华说话,但刚来到棚子前,都被总督衙门的河标拦了回去。

    马光吃了闭门羹也是没有办法,谁叫人家是督抚大员呢?

    李子华好整以暇地喝着茶,外头雨水虽大,但是他官袍上却没有湿了半点,饶是如此一向爱洁的他,仍是拿起净帕弹了弹袖子,然后抬眼看了看帘子外冒雨候着的马光,以及考城知县两位官员。

    这时李子华方才瓮声道:“让他们进来吧!”

    马光与考城知县二人一并入内,官袍早都已被打湿,入内后一直滴水。马光向李子华行礼叩拜道:“下官睢州知州马光叩见制台?!?br />
    一旁知县也是跟着叩拜。

    李子华捏须问道:“你就是睢州知州马光?”

    “下官正是?!?br />
    李子华点点头道:“知道你脚下是什么地方吗?”

    马光道:“回禀制台,是考城县的黄陵岗?!?br />
    “弘治年时,这里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马光抬起头,雨水顺着乌纱帽滴落,但见他道:“弘治二年,黄陵岗决堤,黄河北迁淹运道,至弘治六年时,刘大夏动用五万八千有奇,堵此决口?!?br />
    李子华沉思道:“弘治六年,今日已是万历十二年,那你这堤修得如何?好不好?”

    马光垂下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?”

    马光垂着头道:“下官……下官,尽力?!?br />
    李子华冷笑道:“尽力?”

    李子华命人一拉帘子,但见帘子外的不远的大堤上,几十名河工挥着锄头铁锹,在抛去堤面。

    大雨之下,锄头铁锹挟带着泥土高高飞去。

    不用细看,就可以看到泥土里有些一些稻草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李子华冷笑两声道:“来人,将马知州拧至堤上巡一巡,看一看?;褂姓馕恢?,将我们抛开的堤段拿给二人过目?!?br />
    于是几名标兵正要上前。

    马光见此连忙膝行几步,叩头道:“制台,下官该死,这修堤的钱只有这么多,下官已是尽了力,但没办法方方面面都顾及上。疏忽之处,还请制台宽宥?!?br />
    知县也是吓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李子华挥了挥手,示意标兵退下,然后道:“人非圣贤孰能无过。错了,认了就好。来人给,两位大人看座!”

    两张太师椅摆上。

    “坐!”

    李子华点了点头,二人不敢违命,挨着椅子坐下。

    李子华道:“你方才说修堤的钱只有这么多,言下之意府里拨给你们的钱不够了?!?br />
    马光闻言道:“制台的意思?”

    李子华摇了摇头,离座道:“我先回去更衣了,顾师爷你来与他们说道说道,不是,考城县知县,你可以先回去?!?br />
    顾师爷称是一声,然后李子华即去了一旁。

    顾师爷与马光耳语数句,马光脸色一变道:“你这是要我全部都推至司马身上?”

    顾师爷笑了笑道:“府里管河的人除了林司马,还有别人吗?若是没有只好你马大人当着了?!?br />
    “我早打听清楚了,你马大人素来与林司马不睦,把事若在他身上,你就没事,否则你就有事,想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马光满脸涨红道:“下官,这……这容下官先想一想?!?br />
    “想想?一会林司马,还有开封府的官员就要到了,你与他对质去?看看谁的责任?”

    马光作色道:“不错,这黄陵岗的堤是修得不好,但这是前任府台留下的,去年修堤后已是坚固不少,至少大水是抗住了,你们不能如此害我?!?br />
    顾师爷冷笑道:“糊涂,马大人,我问你堤修得好不好,谁说得算,那是我们制台老爷。我们说堤修的好,那不好也好,我们说堤修的不好,就是真不好。何况这堤还真的不怎么好,你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?!币还煞吲勇砉庑牡滓绯?。

    正在说话间。

    这时外间禀告道:“启禀大人,归德府同知林延潮到!”

    李子华回过身来,目光一凛。

    而顾师爷也是变色,心道,这时候林延潮不是还在路上,怎么来得这么快。

    于是顾师爷对马光道:“你仔细想一想自己的前程,不要自误?!?br />
    马光闻言后悔不已,他当初修这大堤时,因与林延潮不睦,对他的交代是阳奉阴违。

    现在河道总督李子华突击视察这黄陵岗大堤,命人当场抛开堤段查验,现在出了问题,那么责任就要他马光来担当了。

    现在李子华要马光陷害林延潮,马光也是不敢。

    没错,他与林延潮是不睦,但他马光也不蠢啊,林延潮在归德府任上时手腕。

    他是看到的,见识过的。

    前任知府,马玉,辜明已权势都在林延潮之上,但结果呢?一个个都给林延潮整得罢官夺职,甚至丢了性命。前段日子吴通判得意忘形了一些,结果得罪了林延潮,听闻整整跪在同知署一夜,回去后还生了一场大病。

    他马知州有几个胆子,胆敢陷害林延潮,嫌自己命长了?

    就在这时。

    帘子一开。

    但见林延潮来至雨棚里,他先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马光。

    林延潮见马光脸色惨白,再想起方才大堤上,有人抛堤,一下子明白了。

    于是林延潮开门见山向李子华道:“敢问制台是不是河堤有不妥的地方?”

    李子华待林延潮又是一个态度,当下笑了笑道:“例行公事而已,林司马不必大惊小怪。一会开封府与归德府官员齐至商议贾鲁河疏通的事,本督还要林司马好好在旁参详?!?br />
    “原来如此?!绷盅映毙α诵?。

    李子华,顾师爷见将林延潮蒙过也就松了口气,他们突击视察河堤,但没有料到林延潮也来得如此之快。

    这是令他们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但林延潮背负双手,看向马光问道:“马知州,这堤确实无事吗?”

    马光看看李子华,再看看林延潮,突然大声道:“启禀制台,启禀司马,这黄陵岗大堤是下官疏忽所至,恳请制台,司马责罚!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