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亚豪娱乐平台网址 -> 历史军事 -> 大明文魁

虹亚豪娱乐: 第一百一十一章 名额(第一更)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考棚内此刻是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摄于周知县的威严,众人都是不敢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早有看明白事情的人,从一开始就知道周知县方才那一番所谓的开诚布公,实际上是为了钓鱼啊??闪灾都父鋈艘晕ё×擞愣?,傻傻的一头上钩了。一县之尊的威严,怎能允许挑衅,越级上讼若是成功,堂堂一个知县以后威信何在。

    私下制造舆论,试图左右县试录用,已是在模棱两可之间,挑战周知县的底线。事情若没有闹开,周知县或许顾虑一下,将林延潮的名次往下降一降,平息一下就是。但是事情闹大了,就成了挑衅知县权力,妄图实行舆论绑架了。

    方才周知县取林延潮参加府试就一个信号。你们不是说他剿袭文章?本官却偏取他为前十,尔等再试图制造舆论,胁迫本官??!看到底谁说的算。

    在场读书人,脑筋转得快的,都是想通这一点,不由幸亏自己方才没有站出来。

    周知县神情冷峻道:“你们说林延潮剿袭文章,是他与你说,还是你自己猜?本次县试程墨未出,你没有真凭实据,也去府衙投贴告状?‘

    ‘晚生实在没有啊?!灾犊奚プ帕车?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,也是在场其他人为之,名次不济,不反求诸己,却想拉其他人下马,这就是尔等读书人的志气?”

    周知县目光扫过堂上诸位考生,众人都知道周知县这一次是要拿此事立威了。

    待周知县目光扫到殷思源微微一寒。

    殷思源触到对方眼神,为周知县的官威所慑,顿时吓得两腿发软。

    殷思源噗通一声跪下,痛哭流涕地道:“回县尊老爷,此事晚生全然不知啊。我等只是私下议论而已,若真要告,晚生也不会去,又并非是什么大仇怨。倒是赵知远,此番就是他在考生之中挑起舆论,走动说辞。匿名投贴之事一定是他干的?!?br />
    殷思源说话间满怀怨气,若是事先不是听了你的挑拨,我会上船的吗?眼下全由你负责。

    赵知远也是跪在地上,哭道:“老父母,给晚生一百个胆子,晚生也不敢去上面说您的不是啊。此事必是另有详情??!”

    赵知远一面说,一面身子瑟瑟发抖心道,到底是哪个与自己一般嫉妒林延潮的考生,会干这事。真是蠢到家了。害人也不是这么害的啊,简直是太不专业了。

    这时一名考生站出来道:“还说没有,我那日在酒楼,亲眼见得你就是如此威胁韩兄,说他若是不退出县试,你就去府衙,提学道投贴。而今却是撇得干净?”

    赵知远认得,这站出来指责自己的考生名叫周宗城。别人私下猜此人是周知县亲戚。那日此人在一旁推波助澜,是帮着自己。对付韩姓士子,今日却来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周知县‘明知故问’地道:“这韩兄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周宗城一唱一和道:“这韩兄不过侥幸押中本次县试一道四书题,在酒楼里不慎道出。结果这赵知远心怀嫉恨,言此人不思进取,只知剿袭文章?;挂匀ジ?,提学道投贴要挟。韩兄铮铮铁骨,气不过此事,故而退出了县试?!?br />
    “事情明明不是这样的……”赵知远刚想开口。

    周知县道:“原来如此,才想此人中途弃考,原来是这个缘故。本官险些被蒙在鼓里?!?br />
    赵知远哭丧着脸道:“我没有,我只是随口说说,吓唬吓唬他的,真没有投贴?!?br />
    周知县这时候道:“投贴不投贴,无关紧要。但尔威胁考生,令其退出考试,没料到考生之中竟会出了你这样一个歹毒之人?!?br />
    周知县一声断喝,考生们都是噤若寒蝉。大家都是闻弦知雅意的读书人,知道这句话要反着理解。

    投贴不投贴,才是至关紧要,尔威胁考生,令其退出考试,本官才无所谓呢??忌杏姓庋?,也别怪本官歹毒了。

    周知县声色皆厉,赵知远伏在地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来人,将此歹毒的考生,叉下去,责打十杖,以儆效尤,并且此番考试作废,三年内不可举其赴县试?!?br />
    周知县一声令下,两名凶悍的衙役一左一右,犹如提小鸡,将赵知远整个人从地上拎起。

    “老父母,你不能打我,你不能打我,我是读书人,你这样有辱斯文!”赵知远一面挣扎一面言道。

    周知县冷笑道:“你若是秀才,本官当然要过问提学道后,才能对你动刑,但尔眼下连个童生都不是,在本官治下不过一介草头百姓,打你谈不上有辱斯文!”

    林延潮心道,这赵知远真是昏了头了,棍棒之下,还在乱bb,真是作死啊。

    周知远连声哀嚎起来,他名列团案上,实已是一脚踏进府试大门。但周知县一句话将他十几年的所有努力都剥夺了。

    读书人纵有满腹经纶,但不经科举正途,也是出不了头的。

    周宗城在一旁义正严辞地叱道:“这等败类,真是羞于之为伍,县尊老爷此举真大快人心!”

    周宗城这么说后,一旁的其他考生谁也不想落得如赵知远一般,也是一并道:“没错,我当初怎么没看出来他是这样的小人?!?br />
    “此人是害群之马,必须清除?!?br />
    “我侯官县不能有这样的读书人?!?br />
    几个考生说后,众人仿佛纳投名状般,都是破口大骂,唯恐周知县将自己视为赵知远同党,要知道那个匿名投贴的人,还没找出来呢。

    林延潮在旁听了心觉讽刺,这些人可是原来都要看自己笑话的。没想到在周知县又搓又揉之下,立场变得这么快,痛打起赵知远这落水狗来。

    ??!

    惨叫声,远远响起,赵知远已是在吃板子了。

    此刻他内心无比悔恨,对于周知县,林延潮他心底的怨恨还好,他真正恨的是那个匿名向府衙提学道投贴之人。若不是此人,他如何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啊。赵知远心底恨啊,他本来稳稳当当的就能过县试。

    目光从远处收回,周知县又看向殷思源,陈道临二人。这两人也是双腿打颤。

    两位一并道:‘晚生无知,受赵知远鼓惑,老父母开恩啊?!?br />
    周知县点点头道:“你们二人,也就算了,板子可以免了,不过县取要得是品学兼优之士,尔二人有才无品,明年再来吧!”

    殷思源,陈道临不敢再说什么,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道:“是?!?br />
    这一下令副榜上得考生,都是大喜,原来他只希望从前五十名里,只拉下林延潮,那韩姓士子二人下马,但这一次周知县一口气罢落了三个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对于身在副榜上的考生,整整多了三个名额啊。当下方才对周知县还怀着少许不满的考生们,顿时都是从心底对周知县感恩戴德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父母公正严明??!”

    “此处置真是公允!”

    林延潮不由称赞,周知县这一手干得漂亮,恩威皆由己出,权力之上不容他人染指分毫的霸道,这才是一个合格的正印官,在这一点上周知县没有让自己失望,否则他之前布局就成了笑话了。

    纵然自己不喜欢周知县,在为官之道上,自己还是要多向周知县学一下的。

    走出考场,本来待自己一脸嘲讽的同科考生,都是静静地走了。倒是有几人先前自问没得罪过林延潮走上来道贺。

    ‘林兄,荣膺鹗荐,可喜可贺啊?!?br />
    ‘林兄,当初一入考场,我就知你非池中之物?!?br />
    ‘林兄,以后大家都是同案了,大家相互提携啊?!?br />
    林延潮笑着一一致意,不落了一点礼数。待众人走后,张豪远才走到林延潮,不由笑着嘲讽道:‘延潮,这些人本来还是要看你笑话的,眼下都来恭贺你,真是世态炎凉?!?br />
    ‘世态炎凉,怎么说也是一种保身之道,这是他人为刀俎,我等为鱼肉的悲哀啊?!盅映备刑舅档?。

    张豪远笑着道:“你真是的,县试过了,也不见你多高兴,倒是在这里感叹什么春秋?!?br />
    林延潮道:“正是要感叹春秋,才知道路要怎么走,我等辛辛苦苦考县试为何?还不是将来,能够自己掌刀切肉?!?br />
    “放心,延潮你终有苦媳妇熬成婆的一日?!?br />
    林延潮哈哈大笑道:‘你这是在挖苦我,不过不管怎么说,我也终于是过了县试了?!?br />
    林延潮抬起头,看向天边,但见晚霞遮天。

    “嗯,明日会是个好天气?!?br />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!?br />
    “这你都不知道?朝霞不出门,晚霞行万里??!”

    “对了,给府衙,提学道衙门,写得匿名信,不会让人看出破绽吧!”

    “延潮,你也未免太谨慎了,这都问了多少遍了,说了让你放心的?!?br />
    “呵,小心无大错?!?br />
    县试在三日后落下帷幕,尽管多了三个名额,但张豪远终究从副榜脱颖而出,取中前五十名,最后与侯忠书一并返回了洪塘乡。

    黄碧友则是以吊车尾的成绩,勉强通过县试,与林延潮一并参加一个月后的府试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  周一向大家求一下推荐票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